阿花《早安》拉片

《早安》拉片

线索:孩子的世界、大人的世界、孩子与大人

第一幕

设定

00分钟 片头
02分钟 电线塔附近民居成排,低矮的房子装修统一,白色栅栏,褐色屋墙,偶有人烟经过。

坂道上走来三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少年,带着一个小朋友。他们背着书包,唱着歌。

开始(孩子的世界)

其中一个少年善一停下来,让伙伴按自己的额头。实就按了,善一放了个响屁,显得得意。小孩勇说也要按,善一便低头让他按,又放了个响屁,更得意了。善一去按幸造的额头,按了三下才有一声不那么响的屁,而且面露尴尬神色。伙伴们都走了,他还留在原地。

(背景音乐,轻盈跳跃,逗趣)

03分钟 伙伴们催幸造,他还是站在原地不动。

开始(大人的世界)

大久保太太正在家里缝补,邻居富泽太太将捎带的一瓶调料给她,两人谈论菜涨价、她们组上个月的妇女会费还没上交。

04分钟 两人讨论着说自己都交过会费了,富泽太太说组长家里买了洗衣机,言外之意是挪用了会费。大久保太太又说是月供的。原田太太是组长,过来招呼了声,放下了布告板。

孩子们回来了,幸造垂着头慢慢走。母亲原田太太嫌弃地先回家了。

开始(孩子与大人)

05分钟 大久保交代儿子,不要去隔壁看电视。儿子说自己去温习功课。

大久保太太又跟富泽太太抱怨孩子光顾着看电视。儿子装模作样地念着书,转眼去了隔壁,告诉幸造自己先去了。

幸造正光着腿站在玄关边,瓮声瓮气在求母亲给他条新短裤。

06分钟 原田太太埋怨儿子日日腹泻,买洗衣机不是为了给他洗短裤的。幸造想出去,一脸愁苦地求短裤。

大久保太太这边还在闲聊,说担心孩子去隔壁看电视会被带坏。富泽太太也这么认为,她抽着烟,说那对夫妇白天也穿睡衣。大久保太太补充说,那家女主人在歌厅里打过工。富泽太太告辞了,大久保太太问调料的钱,富泽太太说过阵子一起算。

发展(孩子与大人)

07分钟 富泽太太从大久保那边回家,幸造拿着书和文具跑到了邻居家看电视,男主人请他进来。大久保家的孩子善一已经在电视机前坐着了,正吃着东西。幸造坐下,问实还没来,电视上正放着相扑节目。男主人问他们认为谁会赢,两个孩子都觉得是若乃花会赢。

08分钟 女主人过来,催丈夫,又问两个孩子,另一个怎么没来。两个孩子就起身去叫。他们打开窗户,喊对面。对面的实应了,拿了书本和文具往外去。弟弟勇立即跟着。

09分钟 他们的母亲林太太问去哪,他们说去学英语。林太太说不能去隔壁看电视,实回了个“of course Madam”,勇则说“I Love You”。林太太无奈轻叱。

隔壁的富泽太太过来,叫林太太到了门口玄关处说话,问她会费交了吗。林太太说十多天前就交了。富泽太太又复述大久保太太说的,组长原田太太家买了洗衣机。林太太又觉得应该不会挪用吧。两人又找不出其他可能,林太太分外为难。

10分钟 四个孩子都窝在电视机前边吃零嘴边看,原田太太拉开门,叫幸造回去。礼貌地跟女主人打招呼,又拉着个脸一个个训孩子们,又笑脸跟女主人说打扰了。女主人表示没关系。原田太太又呵斥孩子们快回去。

孩子们都不情不愿地告别了。女主人叫实去学英语的时候,替她向老师问好。女主人自称是“姐姐”,实还跟她确认了一下“姐姐”是指她自己吗。女主人还幽怨的表情说当然是。

12分钟 林太太看到孩子们从隔壁出来,问他们英语课上得怎么样,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走了。

发展(大人的世界)

林太太来到大久保太太家,站在玄关处,跟大久保太太说,富泽太太来跟自己聊了会费的事,她早已交给组长了。但是现在大家都说她还没交,这让她感到有责任。大久保太太安慰她,说组长家买了洗衣机。

林太太要去问,大久保太太又说会让组长下不了台,宽慰她,大家都信任她,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。

发展(孩子与大人)

14分钟 安静的街道,行人经过,公寓楼里,福井平姐姐回到家里,幸造在写练习,勇在看画报。她放下衣服走过房间,问弟弟福井平一郎翻译做完了没有。一郎翻着词典,说正在做。旁边坐着在写练习的实。

15分钟 一郎放下字典,过来辅导两个孩子学英语。他让实念了一句,并翻译。实翻译得有点不对,他便让幸造来,幸造读了一半,翻译不出来。一郎就按了他的额头,幸造就放屁了,跟老师解释这个时兴的玩法,让他再按一次自己的额头,又放了个屁。幸造还说自己在吃浮石粉来练习。

一郎问他是哪学来的,听说是善一的父亲,便说这是在耍他呢。幸造则深信不疑。

16分钟 善一家里,父亲正在看报纸,放了个屁;善一在写作业,听到屁笑了。母亲(即大久保太太)跑过来问,叫她吗,父亲说没有,她就又走了。

林太太在家里做家务,两个孩子回到家,林太太便训话,怎么又到邻居家看电视了。两个孩子便要求买电视机。林太太说不行,催他们吃饭。

17分钟 三人围着小桌坐下来,实埋怨又是秋刀鱼和肉汤。林太太叫他不要挑剔,又问勇,勇说自己不会挑。

父亲和阿姨节子回来了,林太太起身迎候,勇向父亲抱怨说又是秋刀鱼干。林太太问他不是不挑吗。

18分钟 勇又跟节子说肉汤好吃,节子说太好了。实说不好,每晚都一样。节子过来每人给了一块糖。实说thank you,勇说ILoveYou。

实告诉节子,明天老师会翻译完,节子问他若乃花相扑比赛如何,实就抱怨没有电视不知道,转头又管母亲要电视。节子说听收音机就好了,实不答应,要电视。林太太仍然连声拒绝。

林太太催丈夫快洗澡,林先生问热水好了么。

19分钟 林先生走到饭厅里,问两个孩子谁将牙膏渍弄到洗脸盆了,两个孩子都否认。父亲走后,两人还在回答说不知道,勇悄悄吐了下舌头,继续吃饭。

发展(孩子的世界)

早晨,房舍间的过道,有孩子上学去,远处坂道上有人拉着板车经过。

善一、幸造、实带着勇,四个孩子走在坂道上,穿着大衣带着帽子的福井平一郎经过,他们纷纷问早上好。

一郎经过他们,又回头告诫说,路边的草不能吃。孩子们纷纷应了。

20分钟 孩子们又停下来玩按额头放屁的游戏,善一按实的额头,没有成功。善一按了幸造的额头,他放了个响屁。善一让按自己的额头,勇要按,按了之后放了个响屁。几人都甚为得意,继续上学去。

发展(大人的世界)

善一的父亲大久保在穿衣服,整理领带,放了个屁。大久保太太跑来,问他是叫她吗。大久保先生说没有。

21分钟 大久保先生穿裤子的时候,又放了个屁,大久保太太又跑来问他怎么了。大久保先生就问要不要买饼,她说要,又感慨了一句天气真好。

实的阿姨节子走到公寓楼里,找一郎,他正在写翻译,两人打招呼。节子问翻译做好了没有,一郎就将部分译稿先交给她,其余的今天内交。

22分钟 他又招呼姐姐,跟她说节子来了。福井平姐姐过来招呼她,感谢她介绍的兼职,一郎之前工作的报社倒闭后就找不到兼职了。福井平姐姐让节子转告她姐姐林太太同学会的地点。

节子应下,告辞。福井平姐姐评价说节子人很好,一郎应声。

23分钟 一郎扔下书,坐下。福井平姐姐听到动静抬眼看他,说节子嫁给他就好了。一郎说开玩笑,自己正失业。他又问起姐姐那边销售情况。听到说可以今天应该可以卖一辆,他表示高兴。

幸造家里,外婆对着神龛正在念经。

24分钟 原田太太抱怨了一句将人当傻瓜太过分了,穿了衣服出去。她看到邻居夫妻俩穿着睡衣,一个在前哼唱,一个在后弹空气吉他用嘴伴奏,回避了一下,等他们过去了,才往林家去。

林太太奇怪原田太太怎么来了,请她进来坐下说,给她放了坐垫。原田太太一脸不苟言笑地坐下。

25分钟 原田太太先说自己家买了洗衣机,林太太说听说了。原田太太强调说这是用自己的钱买的,家里不那么有钱但不会给人添麻烦,连老母亲都在挣钱,犯不着偷会费,说林太太在羞辱她。

林太太说这是谁在搬弄是非。原田太太还咄咄逼人地叫她问问自己,又说了一串表清高,再这样传谣言,就不当组长了。林太太不太明白,原田太太就明说她没收到林太太给的会费。两人争辩,林太太让原田太太去问她母亲。

有人在门前打招呼来访,林太太就去招呼了。

推销员展示了自己包里的各种商品,林太太没什么想买的。但是推销员不走,拿出刀开始削铅笔。

27分钟 推销员一直赖着推销,还拿铅笔尖比划着,一个劲地报商品,要林太太买。原田太太见情况不妙,赶紧跑回家,找自己的母亲。

老太太问她慌张什么,原田太太说推销的很烦,让她去应付。

28分钟 推销的来了,老太太摘下眼镜去应付。推销员又开始坐在玄关处展示商品,老太太坐下来说不要。推销员又比划着折叠刀削铅笔,拿笔不断递向老太太,还拿刀指着,让她试削。

29分钟 老太太说用自己的刀削,然后就去厨房拿了大刀,回来的路上还在推销员面前晃了一晃。推销员下意识一躲。老太太坐下,举着刀,借铅笔来削,感慨好削。

推销员看着刀刃对着自己,表情有点发憷。老太太问推销员牙刷多少钱,推销员说五十,她说太贵了。推销员收起折叠刀,默默收起东西走了。老太太问他,怎么走了,欢迎再来,把门关上。推销员一脸憋屈回来关门。

30分钟 原田太太问人走了吗。老太太举起铅笔,说推销员落下了。原田太太感慨还是老太太厉害,才能治这恶人。又问林太太有没有将会费给她。老太太说有的话不早给你了吗。原田太太应衬着,又说了时间。

老太太忽然想起来的表情,起身拿了一份纸包给原田太太。

31分钟 原田太太埋怨老太太没有早点给她,害她到处被人说闲话,一直喋喋不休地埋怨,还叫她跟其他老人去樽山等死。

32分钟 原田太太去找林太太了,留下老太太喃喃自语,数落女儿将怨气发在自己身上,嫁了个没本事的老公,生了个这样的孩子,活该。

第二幕

发展(大人的世界)

原田太太来到林太太家里,自己坐下来,给她鞠躬道歉,说明是老太太忘了给她了,特地来寻求她的原谅。林太太说自己没当回事。原田太太高兴地离开。

33分钟 林太太继续织毛衣,原田太太走之前还特意叮嘱这事不要跟别人说,女人之间闲话多。林太太应了。

富泽太太蹲在家里,叫住经过的原田太太,让她来看一个穿黑灰大衣的人推销的报警器如何。那人给两人解释用法,防火防盗防推销员。

34分钟 富泽太太决定买一个,原田太太则笑着表示不用,她家有更厉害的老太太,什么都不怕。

原田太太往回走,碰见大久保太太,感慨了一句天气真好。两人各自回屋。

街道上,各色店铺亮着招牌。行人来来往往。

35分钟 一家小酒馆里,铅笔推销员喝光了一杯酒,再要了一杯。灰大衣推销员进来,感慨好冷。铅笔推销员问他怎么迟到,他说去买明天的赛事单子了,并拿给铅笔推销员看。

第一个转折点(大人的世界)

36分钟 林先生进来,老板娘跟他打招呼。林先生问他上次有没有将手套拉在这里,老板娘和老板都说没看到。林先生刚要走,富泽先生叫住他,一起坐一下。两人一起喝酒。

林先生问他去哪了,富泽先生说起没工作还得吃喝,又问林先生什么时候退休。退休后就没着落了,被妻子抱怨,无处容身。林先生提到退休金,富泽先生说少。工作三十年风雨无阻,到头来一场空。说着说着就睡着了。

38分钟 林先生叫他,富泽先生不肯醒。林先生略叹气,自己掏出烟来敲了敲。

第一个转折点(孩子与大人)

林先生家里,两个孩子坐着无聊,玩手套、围巾。林太太正在做家务,催他们吃饭,他们说不吃。

39分钟 实大叫无聊,扔了围巾,大叫着蹬腿撒泼。勇也扔了手套,蹬腿大叫。扔东西。

林太太叫他们不要太过分了,实说她小气,不给买电视。林太太叫他就饿着,问勇也不吃吗,他回答不吃。

两个孩子又大叫着撒泼。林太太斥责实,叫勇过去吃饭。勇站起来,实凶了他一下,勇又坐回去,说不去。

林太太就吓唬实,要告诉他父亲去。实说不在乎、不怕。

40分钟 林先生回来了,林太太起身去迎接。林先生说是跟富泽先生一起回来的,他喝醉了。

两人走到屋里,林先生问起发生什么事了。林太太告诉他,两个孩子不听话地去隔壁家看电视,而且不去学英语。实在旁边插嘴,要求买电视,勇附和。

林太太说不行,两人就说明天继续去隔壁家看电视。

41分钟 实坚持要电视,家里要是有电视,他们就不去隔壁了。林先生叫他别吵,实非要吵,说是自己的自由。林先生生气地将他拉起来,拽着他的手腕。实努力想挣开,带着哭腔跟父亲较劲。林先生叫他住口。

勇说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。林先生看他一眼,继续训实,叫他不要说那么多废话,安静些。

林太太在旁边帮衬。但实反驳说不是废话,是想要电视才说的。林先生说那就是废话。实就说大人也尽说废话,你好、早安、晚安、天气很好。林先生骂他笨蛋,他还是说下去,上哪儿?出去走走?是吗?这样啊这样啊这样个屁啊。

42分钟 林先生仍是叫他闭嘴,男孩子不要喋喋不休。实就说那自己就不说话两三天。林太太说求之不得。勇在旁边说,一百天。林先生仍是叫他们安静。实叫上勇,两人走了。勇走过的是,还踢翻了地上的东西。

林太太感慨真难教。两个孩子回了房间,勇将门关上。

第一个转折点(孩子的世界)

43分钟 两个孩子在房间里约好,不要开口说话,在外面也是如此。实还测试了一下,拿纸卷打勇的脑袋,还扯他的脸颊。通过测试,但是实又不让他打回去。他们还约定了手势,勇比个“ok”的手势,就可以开口说。

然后他测试了一下,一声屁响,两人又约好放屁不算。

中点

44分钟 林太太的妹妹平子回来了,告诉林太太同学会的地点,问到连个侄子在房间里,就拿着点心盒去了房间。
两个孩子躺在房间里,翘着脚架在书桌上。听到动静,立即都坐起来。

节子打开门,见他们都在温习,放下衣服给他们拿点心盒,叫他们来吃,并打开了盒子。

45分钟 勇抬头张望、两次拍实,再三举起手势,实都摇头。两个孩子都没说话。

节子问他们怎么了,勇抬头看了一眼,又趴回去了。节子自言自语说着,收起盒子离开了。

勇比了手势,说很饿,问实不饿吗。实按了他的额头,勇放了个屁,得意地一挥手,笑了。

实捧着脸,看着书桌前发呆。

发展(孩子与大人)

46分钟 早晨,原田太太的母亲在坂道念经,手上戴着串珠,祈祷保佑。原田太太在坡下叫她吃早饭,叫了两声她都没听见。原田太太小跑着回到家,幸造和父亲正在吃饭。

原田太太叫丈夫回来的时候买两三条短裤回来。原田先生问又是男裤衩。原田太太应了,且叮嘱只要便宜的就行。幸造还要一碗饭。

47分钟 原田先生说这么吃泻肚是不会好的,原田太太就将饭倒回去,装了一碗水。幸造只好丢了筷子喝水。

林家也正在吃饭,林先生叠着毛巾走过。实吃完饭放下碗,喝水,林太太问他要不要再来一碗。实放下杯子起身走了。

阿姨节子说,乐得安静。勇也放下碗筷,甩了一把围巾,也不说话地走了。

48分钟 林太太笑着感慨,不知道他们要继续到什么时候。节子也笑。

两个孩子回房间收拾好,穿着制服戴上帽子、拿上书包。到门口换鞋的时候,节子日常地说“慢走”,但是实看了一眼,没有回应她。勇也完全不说话。

实经过在路口扫地的原田太太,她打招呼问早,说幸造马上就出来了。但是实没有回她。实经过原田家就走了,也没叫幸造。原田太太回去叫了两声幸造,她又回到路口碰见勇,就夸他围巾好看。

勇也没说话,双手插着裤兜就走了。

49分钟 勇走到幸造家门前,张望了一下,又走了。原田太太拿着扫帚走回自家门前,摸不着头脑。她放下扫帚回屋问幸造是不是跟实吵架了。幸造正在穿制服,说没有,拿了书包和帽子,走了。

发展(大人的世界)

原田太太深感奇怪,到炉子前自言自语,琢磨着是怎么回事。原田先生在屋前剪指甲,问她怎么了,她告诉说,对面的孩子打招呼也不理。然后她就开始猜测,是不是林太太在为昨天的事而生气。

50分钟 原田先生说不是没什么嘛。原田太太又开始埋怨,说要是自己不问,她可能拿去用掉。

正在神龛前念经的老太太转过头来说她不会,谁都会忘记事。原田太太说就说自己就不会忘记。老太太就举她垫付煤气费的事反驳,原田太太就说她自己的问题就记不得。

原田先生剪完指甲,掸了掸腿上,劝她们这件事就到此为止。然后他就出门上班了。原田太太起身送他。

51分钟 老太太在神龛前吐槽原田太太,现在提起了却还是没还她煤气费。并吐槽自己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啰嗦的女儿。然后又继续念经。

原田太太回到屋里,走到厨房的时候,看到对面的大久保太太,打了招呼,本想走了,又折回来,过去将事情说给大久保太太听。她说林太太自己会费交迟了,就说是她用来买洗衣机了。

52分钟 原田太太说她自己去理论了,林太太道歉了,却还生气了,讲给两个孩子听,两个孩子今天早上都不理人。

大久保太太甚为意外,赶紧去归还自己借的啤酒,还感谢原田太太的提醒。

原田太太往回走,林太太一出门,看见她,就打招呼问早,原田太太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就进屋了。林太太笑容消失。

53分钟 林太太拿着扫帚走到自己家前屋,还回头看了一眼。她回到屋里,洗了手,走到桌前琢磨。大久保太太来了,她去招呼。

大久保太太归还了之前欠的啤酒和巴士票,林太太跟她客气,大久保太太则客气生分地说一定要还的,并且告辞。林太太拿着啤酒放回去。

54分钟 大久保太太正要回去,又折到富泽太太家。富泽先生抱着猫,告知富泽太太。富泽太太过来招呼,大久保太太告诉她如果借了林家的东西,要赶紧还,说她看上去很有教养,实则小家子气一点事都记得。

55分钟 富泽太太说她家的猫偷了林家的鱼干是不是也要还,大久保太太说要的,自己还了东西才放心下来。

发展(孩子的世界)

学校里,孩子们唱歌的声音。勇的教室里,女老师正在上课,请学生们回答问题。她点了两同学,都没有答对。

56分钟 老师又点了勇,勇站起来,不说话。她一再提示,勇举起手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老师无论如何都无法明白,让他说他又不说。

实的教室里,他正站着,拿着课本。老师让他读,他一直不开口。

57分钟 老师催实,他仍然不读。老师就让他站着。老师回到讲台前,宣布下课,让大家带伙食费。大家应了。

勇的教室里,女老师也叫大家带伙食费,学生们应了。让大家明白了就将手举起来。勇看大家都举手了,也就举手。

夜晚,两个孩子在房间里,坐在书桌前。

58分钟 实将纸拿到书桌前,两人拈起纸上的浮石粉放进自己嘴里。实继续用小刀刮浮石粉,勇用手指粘起一些放进嘴里。他拍了拍实的胳膊,比了手势。实点头,勇开口问伙食费怎么办,跟妈妈说吧。实说不行,不能开口说话。两个孩子琢磨着怎么办。

屋里,林先生、林太太和节子围坐桌前,看着书报。节子说不知道孩子们什么时候能说话。林太太说没事,还在斗气,和他们爸爸很像,那么固执。

发展(孩子与大人)

59分钟 林先生戴着眼镜抬头问在说什么,又说是跟林太太像。节子正笑着,就见勇走出来,对着林太太比划。林太太三人都没看懂,问他在比划什么。勇看了看他们,回房间了。

林太太问节子是什么意思,节子也不懂,问姐夫林先生,林先生也不懂,转头就见实出来了。

实也在比划,节子在旁边猜,猜到了学校,说到起火、喝茶、吃东西、钱。节子将这些连起来就变成了消防员灭火后喝茶再收钱。实再奋力比划,但是他们就是不明白。实甩了手,愤然回房间。

节子问林太太,林太太和林先生都不清楚。只能说真难猜。然后三人继续看书报。

第三幕

61分钟 早晨,坂道上站着三个人,戴着帽子的善一、善一的父亲大久保和戴着帽子的幸造,面朝着太阳方向在做早操。大久保先生一边做一边放屁。

幸造感慨大久保先生放屁真厉害。善一得意地说父亲在煤气公司上班,当然厉害。幸造说实放屁也很响,善一说他现在都不说话。

三人数着数继续做早操。

62分钟 福井平一郎家,实在写作业,勇窝在藤椅里翻画报。一郎问他怎么不说话。实看了他一眼,仍不说话。

一郎放下字典过来,一再追问是不是跟人打赌了、怎么回事,实仍是不说话。一郎按了他的额头,实放了个响屁。一郎笑了。

63分钟 勇从椅子上下来,摘了帽子,让一郎也按他的额头。一郎按过后,他也放了个屁,得意地一挥胳膊。一郎笑了,说傻瓜。又问他们是不是还在吃浮石粉,还说继续会死的,还举动物园的海豹吃了太多石头死掉的例子。

勇比了收拾,开口说话,问他是真的吗。一郎就继续详细说海豹以为石头是游客仍的食物,肚子里堆满了石头死了。

发展(大人的世界)

敲门声响起,电视那家的女主人开门进来,问两个孩子怎么不来看电视了。又朝一郎打听附近有没有房子租。一郎叫她去问楼下的阿婶。

64分钟 一郎又问是谁要住,她回答说是自己,邻居太麻烦了,仍问有没有房间。一郎只说不知道。她埋怨了一句冷淡,走了。

节子抱着资料提着包过来敲门。一郎应了。节子进来看到两个孩子,招呼了,又将新的要翻译的资料给一郎。一郎感谢她给自己这份兼职,又问她这两个孩子怎么不说话。

65分钟 节子告诉他,是被大人嫌弃话太多了,就赌气不说话。一郎就问实说了什么,实仍然不开口。勇嘟着嘴,也不说话。一郎问不出,就问节子,节子告诉说,他们说大人也尽说废话。

一郎明白了,笑说的确,但是大家都这样说,是生活的调味料,没有不行。节子附和。

66分钟 一郎又问勇,勇低头,玩着手指不说话。

林先生在酒馆里喝酒,旁边的朋友给他倒酒,他说烟酒是多余的,但是没有不行。并且,他明白孩子想买电视的感受。他也想买,但是没钱。

67分钟 林先生说倒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听人说电视会将人变成笨蛋。旁边的人也说电视会制造一亿个白痴。两人又感慨。

68分钟 富泽先生提着手提包进门,说我回来了,坐在换鞋处。勇过来看着他,他以为是来家里做客探望他的,招呼勇。

林太太过来打招呼,富泽先生以为是自己妻子出门了,林太太在帮他们家看家。林太太告诉他,他家在隔壁,进错门了。她笑问需不需要送他回去。富泽先生这才反应过来,笑着道歉离开。

勇一路挥舞着拳头,回到房间里。

69分钟 富泽先生回到自己家,坐下说真开心。富泽太太坐在桌前,怨他又喝醉了。富泽先生回到自己家里,非常开心,富泽太太不明白,他也不说,自己乐着。

70分钟 又是一天,路上偶有行人,衣服在风中轻轻摇晃。电视那家正在收拾东西,女主人一边唱歌一边将衣服叠入行李箱,问丈夫好了没。丈夫也在哼歌,她催了丈夫一会儿,叼着烟。丈夫则说她也没干什么。

71分钟 节子在晒衣服,看到隔壁正在搬家,跟姐姐林太太说。林太太说隔壁太吵了,她也想搬家。节子说到哪里都有邻居,除非住在山里。林太太又想起一件事,就问老鼠会吃浮石吗?

林先生戴着眼镜正在看书,说不会。林太太觉得奇怪,家里的浮石一直在变小,要不要涂点毒药。林先生也没在意,继续看书。

发展(孩子的世界)

勇坐在房间的书桌上,实躺着,脚翘在桌上。实坐起来,比了收拾,对弟弟开口道,肚子饿了,很久没零食吃了。

72分钟 勇问实,他们不会死吧,不要再吃浮石了。实同意了。勇又揉揉身上,问身体里还没堆满石头吧,没事吧。实捧着脸。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来了。转头一看,是老师。

他两人就连忙往另外一道门出去。节子过来了,他们赶紧折回去,等节子过去了,他们再出来,换了木屐跑到屋外去,扒着白色木栅栏,往家里的方向看。

第二转折点(大人的世界)

73分钟 林先生在家里招待老师,听闻了孩子在学校里也不说话的事。老师也知道了他们不说话的原因。林先生说孩子难教,还请学校严加管教。

富泽先生过来看门,看见老师,以为有客。老师留住他,自己告辞了。林先生说明天孩子们会带伙食费的。

老师走后,富泽先生进来,说着天气好,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。

74分钟 两个孩子从厨房门进入家里,见有人,连忙趴下,躲躲藏藏地将家里的饭盆、水壶拿走了。

林太太走过,见富泽先生,打了招呼。富泽先生道歉,说昨晚打扰,已经被老婆骂了。林太太说他昨天很高兴吧。

75分钟 富泽先生笑着,说自己找到工作了,然后就介绍是个小公司,自己要逐家推销。林太太过来坐下。富泽先生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产品册,给林先生看。

林先生看了,又递给林太太看,林太太看到了洗衣机,觉得好是好。富泽先生又问林先生,买点什么。林先生考虑了下。富泽先生说可以分期付款。

76分钟 林先生说,那就买一台祝贺富泽先生找到新工作吧。富泽先生高兴得连忙去拿来更多的单张。林太太说要好好考虑下退休的日子。然后林太太起身走了。林先生放下宣传单,沉默着,拿出香烟敲了敲,摸着。

发展(孩子的世界)

77分钟 勇对着坡道尿尿,然后过去坐在实旁边的草地上。两人的拖鞋都扔在一旁。实正在用手吃饭。勇也继续吃手中拿着的饭。实从茶壶里倒水到盖子里和,问勇要不要喝茶。勇说要,伸出手掌。实就将水倒在他的手掌中。

勇就着手喝水,喝了两把,对实说怪怪的。实说很有趣。勇又要了饭,实舀给他。

78分钟 勇说很好吃。实应了,又说有菜就好了。勇就说要去拿。实同意,让他去拿。勇便起身去拿。勇拿上拖鞋爬上坡道,看到路上有个穿着一身黑制服的警察,他看了看自己一手的米饭,转身又跑下坡道,告诉正在吃饭的实。

79分钟 实起身看到警察。警察站在坡道上看着他俩。实拍了拍勇,决定快逃,他拿上拖鞋往另一侧坡道台阶跑。勇提上水壶跟着跑。没跑两步,勇又放下水壶跑了。

警察看着两个小孩跑远。夜晚,饭盆和水壶在警岗里,警察正在吃面。

发展(大人的世界)

公寓楼里,节子走过走廊,摘下手套敲响了福井平家的门。

80分钟 福井平姐姐应声,福井平一郎走到门前。节子进来,见两个孩子并没有在这里学英语,问福井平一郎他们中午有没有来。一郎说今天都没来。

福井平姐姐问怎么了,节子告诉说,他们中午闷闷不乐就离家出走。节子又说可能已经回家了,匆匆告辞。福井平姐弟回去坐下,姐姐烘手、点烟,问弟弟那两个孩子还是不说话吗。

81分钟 一郎应了,说寒暄在孩子眼里都是废话。姐姐说,对她来说,不开口怎么卖车呢。一郎同意,寒暄是生活的润滑剂。姐姐又说,重要的事就不容易说。姐姐就点出一郎就是这样,喜欢节子却不说,尽说工作和天气。一郎否认。姐姐却坚持,让他该谈谈正经事。

82分钟 姐姐看了时间,不早了,催一郎帮忙去找找两个孩子。一郎便出门去找了。姐姐叮嘱他多穿件衣服、去电影院前也看下。

83分钟 时间从八点,到八点四十五,一直在流逝。林太太握着手,林先生拿着眼镜,两人围在桌前都在担忧,等着消息。外面传来门响,节子回来了,拿着饭盆和水壶,问孩子们回来没有。

林太太说没有。节子说他们也没去老师那里,饭盆和水壶是从警岗领回来的,说两个孩子留下这些就跑了。

林太太想不出他们到底去哪里了,要起身去找,林先生也起身,要自己去。节子给他拿围巾,林太太叫他多穿点。

第二转折点(孩子与大人)

84分钟 外面传来晚上好的问候,林太太连忙应声跑去,就看到福井平一郎站在门口,两人打了招呼,一郎侧身看外面,催两个孩子进屋。林太太问他们去哪了,催他们进来。

一郎说别骂了,他们在车站前看电视。林先生和节子都过来了,节子笑着怨了一句,害他们白担心了。

一郎揉了揉勇的脑袋,告辞了。林家三个家长一再致谢。一郎走后,两个孩子还站在门口。

85分钟 林太太叫他们进来,跟林先生就走开了。节子也叫他们进来,他们就是垂着头站在门边。节子拿起饭盆和水壶,又再叫他们进来。

节子走后,实碰了碰勇的胳膊,两个孩子才换鞋。他们走过走廊,就看到一个纸箱子,打开一看,里面是电视机,两个孩子都高兴起来,走到厅中,问父母,真的买了电视啊。勇问多少钱。实说很贵。

林先生说多少都好,让他们好好学习。两个孩子应了,说着谢谢,开心地蹦着回房间了。勇还说了句“I Love You”。

86分钟 两个孩子回到房间里,兴奋地说话,节子站在玄关处问他们不饿吗。实说不饿,福井平一郎在车站请他们吃了烧麦、拉面。

节子走后,两个孩子在房间里玩闹打滚,为电视而高兴。父亲站在玄关处叫他们不要吵,不然将电视还回去了。实乖乖地坐好。勇则看着父亲的脸说,他是吓唬人的,在笑呢。

父亲虎着一张脸走了。

87分钟 勇跳起来“梆梆梆梆”地用手比划枪,又去拿了红色呼啦圈转。

早上,坂道,两个小孩大叫着赶上前面的小伙伴。屋舍的过道一片安静。

第二转折点(孩子的世界)

实和勇穿戴整齐,从房间里出来,笑着看着电视的箱子走过走廊,在门口换鞋的时候,实问母亲是不是放学回来就可以看电视了。母亲应了。他们出门走到幸造家,打招呼问早安,问幸造走了吗。

原田太太愣了下,转身叫幸造。

88分钟 实和勇又转身跟大久保太太家打招呼,问善一走了吗。大久保太太说他刚走。他们催了一句幸造,三人一起走了。

原田太太和大久保太太走到门口,看着三个孩子离开的背影。两人都摸不着头脑,孩子又开口说话了。

次高潮(大人的世界)

89分钟 原田太太叫住经过的富泽太太,说了这件怪事,富泽太太则说是她们俩太多心了,林家都很友善,林太太也很体谅。

原田太太不甚同意,两手抱臂,但是没有明说。富泽太太问她们有没有什么要带的,没有她就走了。

大久保太太奇怪富泽太太这是怎么回事。原田太太猜测一定是林家买了电炉之类的电器。大久保太太便说富泽太太真势利。

三个孩子走在坂道上,实问幸造还在吃浮石吗,告诉他有毒,会死人的。

高潮(孩子的世界)

90分钟 实拔了路边的草,说他不吃浮石了,改吃牛蒡了。然后叫幸造按自己的额头。幸造按了,实放了个响屁,勇也要他按,也放了个屁。两人都得意地挥手。实去按幸造的额头,按了两下才有一个不响的屁。实说他退步了,然后跟勇走了。

幸造低头站在原地,实和勇走了一段回头看他,问他怎么了。幸造尴尬说自己要回家一趟。实和勇相视一眼,倒退着走了。幸造慢慢回家去。

高潮(大人的世界)

91分钟 车站,节子等在站台,看到旁边的福井平一郎,便冲他鞠躬招呼。一郎走近同她打招呼。节子再次向他致谢,问他去哪。一郎说去银座,节子说一起。两人聊着着天气,聊着云朵形状、天气真好。

高潮(孩子与大人)

92分钟 幸造光着腿坐在家里,面容愁苦,抠着膝盖。原田太太正在补衣服,说他越来越笨。幸造问母亲吃浮石不会死吧。原田太太说死了才好呢,又上不了学。又说病号之前,再不给他吃饭。

93分钟 幸造向母亲要短裤,原田太太则说,病好之前,短裤也不用穿了。幸造低下头,扁着嘴,抠着自己的腿。

屋外,阳光下,微风里,晒着衣服,尤其有三条短裤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