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6-20-作业s03e04-《热情似火》拉片

《热情似火》拉片

阿花

线索:黑帮和警察、乔和杰瑞的逃跑、乔、杰瑞

第一幕

开始、设定(黑帮和警察)

01分钟 夜晚积水的街道上,车子驶过。一辆车里载着一具棺木,其上放满祭奠的白花。车内有四个面容肃穆的男人,前座两人、后座两人,都戴着帽子、西装革履、襟前别着白花。

街上传来警笛声,他们面面相觑。后座两人升起后玻璃窗的帘子,查看车后情况,有警车追来。

02分钟 副驾座男人偏头示意,司机就立即加速。警车上探出四五个警察,朝他们开枪。子弹击碎了他们的车玻璃、打穿了车皮。车内人从伪装的车顶拿出枪来反击。

两车在街道上追逐、枪战。警车中弹失控,冲撞到一处铁栏前停下,警员们继续开枪,而运棺车则不顾路上撞车,一路疾驰逃走了。

03分钟 甩开警察后,运棺车里,棺材水流汩汩。后座两人打开棺材,里面是码放整齐的酒瓶,其中一些打碎了,酒液流出。

字幕:芝加哥,1929(美国禁酒的年代)

发展(黑帮和警察)

运棺车开到“摩萨瑞拉殡仪馆”旁的巷子,鸣喇叭示意。哀乐声中,史巴克过来开门,脱帽致哀。车上四人将棺木抬入房子,那人查看四周后,锁门。

04分钟 警车停在街巷里,一群警察下来,望着殡仪馆,不停地有人进去。

警长从另一辆车下来,牙签查理说这家殡仪馆是大嘴可伦波(史巴克·可伦波)经营的,并且告诉警长进去的密语、黑话。

警长跟同事说好,他先进去,5分钟后他们全体行动。

05分钟 警长进入殡仪馆,对上暗号,被送到秘密的酒吧会场中。里面人声鼎沸,歌舞喧腾,人们饮酒作乐。

06分钟 警长被带到舞台前坐下,向服务业点酒,服务业说只卖咖啡,实际上是以咖啡代称酒。警长点单后,想换更好的位置,但服务生说那是给近亲留的位置。

史巴克带着那运棺的四个手下进来,有人不小心将酒洒在他脚面上了,立即被拖出去了。史巴克坐下后,擦自己被倒湿的白袜子。

设定(乔、杰瑞)

07分钟 警长说要结账走了,以免警方来查。台上舞女们跳得热闹,乐队卖力吹奏。一曲终了,乐队里的乔和杰瑞聊着今天该发工资了,该怎么花。

08分钟 乔历数了他们欠了多少人的钱,杰瑞便决定还钱,但乔却说要去赌狗,杰瑞怕输钱,乔却非常乐观。杰瑞看到了警长的警徽,示意乔,两人立即收拾乐器准备逃跑。警长倒数,警员破门。

09分钟 警察们破门而入,顾客和歌舞乐队惊慌失措。警长联邦调查员身份,去到史巴克那桌,请他去局里,控告他售酒。史巴克不配合,说自己只是来消费的,而且只点了牛奶,并且他的手下都是来自哈佛的律师。

殡仪馆里的人全都被警察带上了车,而乔和杰瑞则偷偷从侧门爬楼梯逃走了。

发展(乔、杰瑞)

11分钟 杰瑞抱怨现在不用还钱了,但也没了薪水,不能再去赊账。乔这还惦记着要去赌狗,打算典当外套换赌资。乔不顾杰瑞的劝阻,结果赌输了,没了外套,两人在寒风中离开赌场。

12分钟 杰瑞冻得不行,抱怨不该来赌。两人去到介绍工作的地方,乔挨个房间问工作,但都没有消息。乔打算将乐器典当了,还钱继续赌狗。杰瑞坚决反对。

13分钟 介绍工作的奈莉控诉乔鸽了跟她的约会。乔撒谎解释,哄奈莉。奈莉给他们介绍了一份工作。她跟同事挤眼睛串通要整人。

14分钟 奈莉介绍的工作内容是,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一家酒店为期三周的歌舞团表演,食宿交通全包。

房间里,波利克夫正在给甜蜜阿苏女子乐团找贝斯手和萨克斯手,打遍电话没人来应征。乐团长阿苏一连串抱怨,波利克夫表示一有消息就通知他们,阿苏和乐队经理就先走了。

乔和杰瑞立即进来,跟波利克夫争取这份工作,波利克夫叫他们别搞笑了,不符合条件。

16分钟 乔和杰瑞奋力争取,终于搞清楚是只要女乐手,杰瑞却觉得可行,劝说乔。乔觉得他疯了,绝不答应。走之前,波利克夫告诉他们晚上可以挣点小钱,可以去伊利诺大学舞会。

17分钟 杰瑞嫌钱少,乔却非常愿意去。杰瑞还想去那个女子乐团,被乔拖走,杰瑞抱怨伊利诺大学太远又有大雪。乔就去迷惑奈莉,问她今晚是否有约。奈莉说会一直在家,乔就趁势提出要借她的车来用。

18分钟 乔顺利借到车,他们去到查理车房。杰瑞还在惦记女子乐团佛罗里达州三周的逍遥日子,乔叫他别想了,两人进去。

牙签查理和一帮人正在打牌,见他们拿着行李进来,立即起身,枪口齐指。他们立即道明是来取车的。车管员检查了他们的行李,确定是乐器,才带他们去拿车,顺便加油。其他人重新坐下打牌。

发展(黑帮和警察)

19分钟 一辆车突然冲进来,下来一帮人,是史巴克的手下。他们举着枪指着牌桌叫他们去墙边排开。牙签查理等人只好去站好,连车管员也被叫去。乔和杰瑞已经躲在车后,没被发现。

20分钟 大嘴史巴克下车,一边玩牌桌上的扑克一边跟牙签查理寒暄,告诉他这是来为殡仪馆被清剿的事而来,并同他道别。查理求饶,史巴克的四个手下开火,将人全都杀了。

加油管道从车后掉落,碰出动静。史巴克等人发现了乔和杰瑞。

21分钟 史巴克觉得他俩眼熟,乔和杰瑞举着双手求放过,说他们只是路过的穷乐手。但史巴克不想留下证人,刚要杀人灭口,身后突然传来动静。是中弹的查理挣扎着想去够电话,却碰倒了电话。

22分钟 史巴克夺过手下的枪,杀了查理,乔和杰瑞趁机逃跑了。外面响起警笛,史巴克立即带着手下撤退。

开始(乔和杰瑞的逃跑)

乔和杰瑞到了小巷里,发现大提琴中弹了,他们要从另一边出去的时候,警车呼啸而过,他们立即闪开。

23分钟 两人惊慌失措地商量逃到哪里去,他们在芝加哥混不下去了,因为史巴克认得他们了。两人跑到街上,乔看到了一家店铺里可以打电话,进去后乔向杰瑞要钱打电话。

杰瑞以为他要报警,但是乔却认为他们不会活到指认史巴克的时候,必须立即逃走。他拨通了波利克夫的电话,应征女乐手。

24分钟 乔和杰瑞穿着女式大衣、戴着毛领围脖和盖住假发的帽子,脚下踩着高跟鞋,两手提着行李,快步走在火车站。两人走得吃力,杰瑞更是不断扭脚,向乔抱怨女人究竟是如何做到健步如飞、如何不冷的。乔不断催他快走。

25分钟 两人看到女乐团正排队上火车,杰瑞又打退堂鼓,觉得一定会穿帮的,乔催他赶紧,这本来就是杰瑞的主意。

两人忽然注意到了身后走来的甜甜·肯恩,她拿着她的琴盒和行李,朝女团快步走去。杰瑞称她走路的样子如同装了弹簧的果冻,怀疑她有内置马达。

杰瑞抱怨男女有别,乔安抚他,等到了佛罗里达州就恢复男儿身。杰瑞抗议时,旁边有报童叫卖着最新的消息,车库黑帮火并。杰瑞立即改变主意,乖乖去上火车。

第二幕

第一个转折点(乔和杰瑞的逃跑)

26分钟 火车上车门处,乔和杰瑞见过乐队团长甜蜜阿苏、经理贝英史托,两人编了点谎话成功混上车。听他们的隐约学校、杰瑞跌倒后回应的谈吐,贝英史托还以为这次的两个新成员是淑女。

27分钟 乔问杰瑞为何将名字改成戴芬妮而不是洁若汀,杰瑞说因为不喜欢。而后杰瑞同女团们介绍自己是贝斯手戴芬妮,乔介绍自己是约瑟芬。杰瑞信口开河地跟人闲谈裁缝做衣,女团成员非常欢迎他们,还讲粗俗笑话,被贝英史托打断。

28分钟 杰瑞被乔推走,他非常兴奋,乔则警告他小心行事。杰瑞想挂衣服,乔拉住他告诉他那是火车的紧急刹车闸,不能拉。杰瑞的胸部被拽掉了一侧,去卫生间的时候差点进了男卫,又被拽掉了另一侧。

29分钟 两人进了女卫生间,就见甜甜·肯恩正在喝酒,叫他们保密,不要告诉甜蜜阿苏,否则会被开除。她说自己随时能戒酒,只是现在不想。杰瑞跟甜甜攀谈起来,甜甜介绍自己的家庭和在女团的原因,她是弹四弦琴和唱歌的。

甜甜走后,乔又浮想联翩,杰瑞警告他,因为要节食所以不能吃甜食,并且不要打甜甜的主意,以免穿帮。

31分钟 甜蜜阿苏指挥着女团们练习奏乐,要求乔和杰瑞改掉哀乐的节奏,热情些。两人立即换上欢快的节奏,甜甜弹唱歌曲,边唱边跳。

33分钟 甜甜的酒瓶掉了下来。阿苏立即叫贝英史托质问这是谁的酒瓶,甜甜立即讨饶,杰瑞冒出来,说这是他的酒瓶。

阿苏强调,女团绝不容许酒和男人的存在。杰瑞立即打包票,他也最讨厌男人,将男人贬损了一通。阿苏让众人再练,杰瑞和甜甜互相使眼色招呼。火车飞驰,转眼就到了女团收拾睡觉时间。

第一个转折点(杰瑞)

35分钟 杰瑞趴在自己的床铺上,愉快地看着大家换衣服睡觉,挨个跟经过床铺的人说晚安。乔一再警告他,他现在是个女孩。杰瑞便自我催眠是个女孩。

36分钟 乔卸掉了杰瑞下来的楼梯,告诉他真有什么紧急情况,拉火车的临时刹车闸。

阿苏和贝英史托觉得这两个新来的怪怪的,贝英史托说会盯着的,催大家睡觉。杰瑞躺下,继续催眠自己是个女孩。

37分钟 火车飞驰,大家入眠,甜甜跑到杰瑞的床铺,跟他道谢。阿苏起夜,甜甜立即躲到杰瑞的床铺上,拉上帘子示意别出声。杰瑞非常兴奋,却又只能克制自己。

38分钟 甜甜聊起自己冬天跟姐妹挤一张床的事,她发现杰瑞发抖、发烫不对劲,杰瑞说自己病了,甜甜要走,杰瑞拉住她,说要去找酒。甜甜想喝酒,就等他去找来。

40分钟 杰瑞到下铺乔的包里拿了酒,但从上铺摔了下去,酒瓶没打破,甜甜又叫他去拿杯子。有个女团成员看见了。

41分钟 杰瑞和甜甜摸黑分酒喝,那个成员过来加入,并且要提供苦艾酒,甜甜便提出调酒。那个成员就去拿,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地,整个团的女孩都出动了来参加杰瑞和甜甜的派对。

大家全都在杰瑞的上铺,分食各种东西,一时间热闹非凡。

43分钟 乔在下铺被叫醒了,他立即发现上铺的盛况,叫大家快回去,但是众人仍然开着派对。甜甜去拿冰块,叫乔一起去卫生间将冰块凿开。

第一个转折点(乔)

44分钟 甜甜凿冰块,乔给她放风,甜甜说自己脑子不灵光,她说起自己之前在男乐团的经历,每次都栽在高音萨克斯手身上,她觉得自己没办法抗拒,所以才来了女团。

乔动心了,说自己也是个萨克斯手。但他没有说出自己是男的。甜甜历数自己的不幸遭遇,明确说自己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。

46分钟 甜甜说起自己的年龄,四分之一个世纪了,打算到佛罗里达州钓一个有钱人结婚。她要找一个戴眼镜的。女团成员拿走冰块,送了酒来。乔暗中有了打算,祝甜甜这次有好的经历。

47分钟 杰瑞的铺位上,女团们说着那个没说完的笑话,众人欢腾。杰瑞示意安静,开始打嗝。有人用冰块给他敷、挠他痒痒,闹作一团。杰瑞大叫着仍不能阻止,便拉了火车刹闸。

48分钟 火车猛刹,女团众人纷纷从铺位上掉下来,立即跑回各自的铺位。阿苏大叫怎么回事,叫醒贝英史托。

大巴车开到女团即将入住的酒店,酒店门廊上有一排坐着摇椅的富翁正在看报纸,听到动静齐齐停下,放下报纸、摘下眼镜看着女团众人进入酒店。

49分钟 杰瑞献殷勤帮甜甜拿乐器,乔也把乐器丢给他,拉着甜甜进酒店。女团成员鱼贯而入,经过那排富翁时,他们反复摘帽示意。乔拉着甜甜说悄悄话,这里有一缸的富翁。甜甜觉得他们太老了,希望能跟他们的孙子结伴。

发展(杰瑞)

50分钟 杰瑞终于将乐器全都拿上,上楼梯的时候,高跟鞋掉了。奥斯古·费尔汀三世看上了他,立即捡了鞋子,跪地为他穿。杰瑞说自己是灰姑娘二世。

奥斯古追着杰瑞献殷勤、搭话,说到自己“投资”演艺圈,和过往的婚姻。杰瑞暗示他不要打自己的主意。奥斯古追进电梯,电梯很快下来,杰瑞扇了他一巴掌,训斥着自己拿了琴盒就走。

51分钟 奥斯古追着道歉,杰瑞上楼。奥斯古一脸陶醉。贝英史托要念房间分配表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眼镜不见了。阿苏夺过名单,念了。乔和甜甜聊着去房间,乔说甜甜在这里一定会遇到个年轻的百万富翁。

53分钟 乔回到自己房间,被拿行李的小服务生邀约,乔拒绝,赶他走,但服务生仍然自顾自约好。乔将贝英史托的行李箱藏在自己的床底下。

54分钟 杰瑞回到房间,抱怨自己被人吃豆腐了,并且提出现在他们可以闪人了,乔说过一到佛罗里达就恢复男儿身。但是乔却反对,又提起大嘴史巴克,用挨枪子吓唬他。

55分钟 乔还用现在有吃有住有钱拿、环境好等理由劝说。杰瑞揭穿乔是看上甜甜了,乔否认,杰瑞说会盯着他的。贝英史托敲门过来,问有没有看见他的行李箱。两人否认。

56分钟 甜甜过来拿四弦琴,顺便邀请他们去游泳。乔表示要泡澡,不去;杰瑞则欢天喜地地跟甜甜去了。乔立即给浴缸放水,去床下拿出行李箱,找出男人衣服,戴上贝英史托的帽子和眼镜。

57分钟 女团成员在海边欢快玩耍,杰瑞跟甜甜嬉闹,乔穿着男装拿着报纸来到沙滩上,四处张望。

58分钟 女团从海里跑上沙滩,杰瑞和甜甜欢快地聊着杰瑞高壮的身材。乔赶走了一个小孩,抢了沙滩上的藤椅。杰瑞和女团的大家玩着球。

中点

发展(乔)

59分钟 甜甜追着球跑过乔旁边的时候,乔伸脚将她绊倒。将甜甜扶起来后,他假装无意中道出自己豪门身世,还有游艇,甜甜立即对他产生兴趣,问长问短,乔就假装无意中越说越多,还未结婚,股市长红。

61分钟 甜甜说起自己是乐队成员,说都是上流社会的人,演出只是自娱自乐。于是两人一搭一唱开始吐槽自己在上流社会无聊的奢华生活。乔恭维甜甜,自己若见过她应该记得她。甜甜略提起她关于眼镜男的理论,但是没有说下去。

62分钟 甜甜邀请他晚上去酒店看她演出。乔推辞,端起之前小孩遗落的贝壳篮子,找借口说自己上岸来只为了捡贝壳、家里是蚬壳石油。甜甜惊讶了,这人竟是蚬壳石油的少东。乔叫她不要声张。

杰瑞连蹦带跳地奔过来,叫甜甜去换衣服吃晚饭。甜甜叫他先走。杰瑞跑了两步又折回来,认出了乔,而乔先发制人地截断话头,说他盯着自己看。甜甜跟杰瑞介绍乔刚才说过的话,杂志、游艇升旗和载客12人。甜甜还向乔介绍杰瑞,将他说成是名校毕业的乐手。

63分钟 乔用“听说”的传闻来暗暗警告杰瑞不要出卖他,否则会勒死他。杰瑞则反击说选室友的确要慎重。甜甜拉着杰瑞先走了,两人谈论那个蚬壳少东,甜甜宣布是她先下手的,杰瑞则提醒她要小心。两人都迫不及待要将这件事告诉“约瑟芬”(乔)了。

64分钟 杰瑞和甜甜一路狂奔跑回酒店房间里,杰瑞幸灾乐祸地等着乔回来,坐等他穿帮。甜甜还沉浸在碰见蚬壳二世的兴奋里,两人盼着约瑟芬快回来,忽然听到浴室里传出歌声,开门一看,约瑟芬正躺在浴缸里泡澡,满满的肥皂泡。

65分钟 杰瑞吃惊,却不能问出来。甜甜兴奋地跟乔说起自己在沙滩上遇到蚬壳二世的事,乔还假装猜不到。杰瑞试图嘲讽他不仅有游艇还有自行车,被乔暗暗警告了。甜甜欢快地描绘蚬壳二世,说到他可能会来看她今晚的表演。

66分钟 杰瑞话里话外都在嘲讽乔,甜甜的室友过来找她拿钥匙开门,甜甜便跟她回去了。

她们走后,杰瑞吐槽乔的口音,直言乔骗女人的手段实在是太低劣了。乔从浴缸里站起来,一身衣服全湿,出来找杰瑞算账。杰瑞虚张声势吓唬乔,被乔抓住衣领后立即求饶。

发展(杰瑞)

67分钟 电话响起,杰瑞立即将电话给乔,自己终于得以挣脱。乔接起电话,是奥斯古从游艇上打来的,让他转告戴芬妮(杰瑞)晚上邀请她来游艇上,游艇员工全放假了,只有他俩。

68分钟 乔本来只想转告,忽然双眼一亮有了主意,追问。费尔汀二世说了船上情况之后,乔说自己会转告的,挂下电话。然后乔转告杰瑞船上会有三个人,杰瑞不去,乔说他会和甜甜去,让杰瑞跟奥斯古在岸上。

69分钟 夜晚酒店里,甜蜜阿苏女团晚上演出,众人伴奏,甜甜独唱。甜甜边唱边张望,寻找蚬壳少东。

70分钟 乔发现了奥斯古,叫杰瑞看,并叫他笑得灿烂些回应。杰瑞抗议,问乔怎么将奥斯古留在岸上,乔给他出主意。

发展(乔)

71分钟 小服务生提着奥斯古送给杰瑞的花篮过来,摘了其中一朵送给乔,继续约他。乔将杰瑞的花借用,插上自己准备的小卡片。

72分钟 甜甜的演唱结束,过来坐到乔的旁边,不安地问他蚬壳少东是不是忘了来。乔说百万富翁都是这样的,又说这篮花是送给她的。甜甜看到卡片立即高兴了,卡片上写着邀请她去游艇上。杰瑞在旁边否认,但甜甜已经沉醉畅想。

73分钟 阿苏收尾演出,甜甜拿着四弦琴和花跑了。乔立即将萨克斯装箱冲回自己的房间,火速换了衣服、卸去假发和妆容,从房间的阳台爬到外面,从柱子滑下,迅速骑车赶往码头。

甜甜也已经换好衣服,裹着披肩从酒店跑向码头。杰瑞则和奥斯古在树下说着去处,杰瑞坚持要在岸上。乔骑车经过的时候还按了喇叭跟杰瑞致意。

75分钟 杰瑞和奥斯古商量好去跳舞。甜甜快步跑在去码头的路上,脸上笑容,充满期待。乔骑车穿过草坪,一边骑车两耳环不停晃着。甜甜跑到码头,没看见人。乔后一步到,跑到木栈下,跳上摩托艇。

76分钟 乔假装自己早就在这,跟甜甜打招呼。甜甜跑过来。乔拿出眼镜戴上,摸到了自己的耳环,立即摘了。甜甜上到摩托艇,感谢他和他的花,乔说起本来要送长岛兰花,只是起雾了飞机不能送来。乔不怎么会开摩托艇,就说有些故障,用故弄玄虚的话蒙混过去了。甜甜完全相信他。

77分钟 摩托艇故障不能掉头,于是他们就倒着开向了游艇。上了游艇之后,甜甜称赞,乔继续胡吹,说着不懂装懂的回答,连他都不知道入口在哪,只好挨个门打开去找。

甜甜看到了布置好的船舱,乔就假装自己刚想起来。

79分钟 两人进舱后,问起船舱里的布置鱼标本、银杯,乔都吹牛胡诌。甜甜提出问题,他就继续胡诌说得天花乱坠。聊天中带出船上只有他俩人,甜甜有些不安,说从未跟人深更半夜跟男人独处过。乔则假装没听懂,说船很坚固,非常安全。

80分钟 甜甜恭维乔是个正人君子,乔修正说自己是无害的,因为有心理障碍。说话的同时还吻了甜甜,甜甜陶醉,乔则说自己毫无波澜,这勾起了甜甜的好奇。

81分钟 乔假装无意提起自己的伤心往事,这让甜甜更加好奇,追问他。乔就开始讲故事,说起自己的女友奈莉摔下大峡谷惨死的经过。甜甜信了,并且被这个凄美悲惨的故事而打动,觉得乔太可怜了。

82分钟 乔继续扯谎,例举家里为他做出的各种努力,各种美色诱惑,都不管用。甜甜听了之后,立即就中了他的暗示,开始主动献吻,试图引诱他。乔一边说没用、感谢她的好意,不用再费劲了,一边又说一定会将能治愈他的女孩娶回家去、提示她灯的开关在哪。甜甜关灯、开音乐、端酒给乔喝,继续尝试。

(穿插 杰瑞)

85分钟 杰瑞和奥斯古跳舞,奥斯古提醒他又开始带舞了。两人继续跳。乔和甜甜继续亲吻,乔鼓励说自己脚趾头有感觉了。

87分钟 乔恭维甜甜将之前所有的专家治疗全都比下去了,还说会给她学来吻技的基金会寄支票。杰瑞跟奥斯古到他专门准备的场地里跳舞,乐手全都捂着眼睛。

夜晚过去,乔开着摩托艇倒退着将甜甜载回码头,奥斯古拿着花醉醺醺地回来,还跟他们脱帽致意,唱着歌下了台阶,跌到自己的摩托艇里。叼着花将摩托艇掉头,开向游艇。

89分钟 乔将甜甜送回酒店,两人吻别。

90分钟 甜甜跑进酒店大门,乔爬柱子和阳台,原路返回。杰瑞拿着晚会时的跳舞道具,正躺在床上欢快地唱歌摇摆,乔回来问他情况。杰瑞说自己订婚了,六月结婚。

91分钟 杰瑞欢天喜地,乔则一再提问,说这是不可行的,杰瑞则沉浸在欢快之中,还不停地舞动,说时机成熟他会告诉奥斯古的。

第二个转折点(杰瑞)

92分钟 杰瑞说着自己骗取赡养费的计划,杰瑞劝说他这是违法的,让他记起自己是个男的。杰瑞失望地逐渐适应自己是个男的,如同他在火车上催眠自己是个女孩一样。乔看到了杰瑞的订婚钻石手链,又立即说,不该让奥斯古伤心。

93分钟 甜甜来敲门,杰瑞问她要不要酒,她说永远不碰了。进来跟他们分享她在游艇上度过的美妙夜晚。说到有百万富翁朝杰瑞求婚,甜甜感慨可怜的约瑟芬(乔),现在只有他还没找到好男人了。就在此时,小服务生开门进来,直接捧着酒找约瑟芬。约瑟芬倒回床里。

第三幕

发展(黑帮和警察)

94分钟 大嘴史巴克·可伦波带着他的四个手下来到了酒店里,来参加“意大利歌剧之友年会”,被引去登记。旁边不远处坐着警长,正在看报,略放低报纸看向他们。
波纳帕特的手下,抛硬币人,叫史巴克和手下卸去武器才能进去,于是他和手下被搜身,去除了高尔夫球杆袋子、裤腿里的枪和子弹。

96分钟 警长起身,叫住史巴克,盘问他情人节下午去哪里了,并且指出一定是他在查理车库杀了牙签查理,他们都在找两个目击证人的下落。警长盘问无果,断言,一定会挖出这两个证人的。史巴克叫他尽管去“挖”吧。

乔和杰瑞从电梯出来,到了大厅里。杰瑞吐槽自己像个骗男人钱的荡妇,乔劝他趁年轻捞一笔,提醒见奥斯古之前先补口红。

第二个转折点(乔和杰瑞的逃跑)

98分钟 杰瑞补妆的时候透过镜子,看到了正在柜台登记的史巴克等人,立即告诉乔。两人冲回电梯,刚要关门,史巴克一行人进了电梯,史巴克的打下问他们是不是见过,还问他们有没有到过芝加哥。杰瑞一连否认。打手还记了他们的房间号,杰瑞故作镇静地开玩笑会去找他的。

99分钟 杰瑞和乔在房间里迅速收拾行李,杰瑞一边打包一边说着一旦被识破会有怎样悲惨的结局,乔催他赶紧收拾。杰瑞收拾着奥斯古送的花和手链,感慨以后再也不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。

杰瑞一边收拾,一边计划着将钻石手链卖掉跑到南美香蕉共和国,只吃香蕉可以住五十年。乔则在一旁看着那顶帽子,他总是戴着去见甜甜的帽子。

第二个转折点(乔)

100分钟 乔认为不能不告而别,给甜甜打电话。杰瑞抱怨都什么时候了,以前他对女人是一甩了之的。乔坚持打了电话,假装是从游艇打来的。

101分钟 甜甜诉说着自己做的美梦,乔同说今晚的约会不能去了。他眼里有泪光,同甜甜告别,说要去南美搞石油,又暗示商业联姻,将自己说得是迫不得已。甜甜勉强表示理解,但流泪了,眼底泪光闪闪。

乔又假装已经派人送了长岛的兰花过去,说已经送到她房间了。说话间他将奥斯古送给杰瑞的钻石手链放在花的盒子里,从自己房间踢到对面房间门口。

103分钟 甜甜让室友去看门口有没有花,室友开门一看,将花的盒子捧进来给她。甜甜发现了盒子里的手链,乔就假装自己是才想起来,说那是送给她的临别礼物。

104分钟 杰瑞从卫生间回来,继续收拾东西,发现钻石手链不见了,问乔是不是又耍花招,乔说自己这次老老实实。甜甜推门进来,找酒喝。杰瑞和乔立即藏好帽子、行李。杰瑞发现了自己的手链戴在甜甜手上。

105分钟 甜甜说到这是蚬壳少东送的告别礼物,乔安慰她会忘了他的,乔乔说忘不了的,到处都是蚬壳的标志。甜甜走后,杰瑞抱怨乔竟然将卖钱的手链送人了。乔带杰瑞爬阳台逃走。

发展(黑帮和警察)(乔和杰瑞的逃跑)

106分钟 大嘴史巴克和手下在房间里,手下们正在打牌,史巴克让人给自己绑腿扣。手下说起,这次宴会的老大波纳帕特对牙签查理的死耿耿于怀,还将查理的牙签捡回去镀金了。史巴克则不将波纳帕特放在眼里,说他以前是个杀手,但现在不行了,要逼他“退休”去跟查理“团聚”。

107分钟 手下发现了窗外,女装的乔和杰瑞正沿着柱子从楼上爬下来。史巴克跳出窗子到阳台,拿了他们匆匆丢下的大提琴回房间,认出了他们是那两个目击证人。他们立即打开房间门冲出去追,要将他们灭口。

乔和杰瑞重新爬回阳台,进了史巴克他们的房间,决定先换下衣服。他们跑到走廊,见小服务生正推着一个坐轮椅的老人去了电梯间,他们便跟进去。

108分钟 乔和杰瑞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,已经换好了服务生、老人的衣服。乔坐在轮椅上,杰瑞推着他往外去,经过史巴克等人时,史巴克看到了杰瑞的高跟鞋,打响指示意手下去追。杰瑞立即推着轮椅掉头,推到了一个房间里。打手们追去。

乔和杰瑞,与打手们在几个房间的过道里穿梭追逐,他们跑进了后厨。有人正在准备巨大的蛋糕,上面写着“史巴克生日快乐”。他们跑过去,冲进了意大利歌剧会的大厅。

109分钟 大厅里此时还没有人,他们俩立即藏在了桌子底下。两道门打开,参与宴会的人纷纷进来,乔在桌子底下看到了旁边史巴克绑着裤带的脚,示意杰瑞看,杰瑞想逃,撞了桌腿。

史巴克问手下情况,手下成事不足,史巴克想教训,被手下阻拦,建议事后再去继续追捕。在一片掌声之中,戴着助听器的波纳帕特带着人进来了。

发展(黑帮和警察)

110分钟 波纳帕特发表讲话,说感谢歌剧同行们,这是他担任主席的第十年。波纳帕特说着去年的收益税前毛利,而且不用交税。但他们之间有些误会,波纳帕特要求众人为情人节死掉的7个兄弟(牙签查理一行人)默哀。波纳帕特见史巴克等人仍坐着,就勒令他们也必须站起来致哀。

111分钟 厨房里,抛银币人,抱着机关枪,蹲进巨大的蛋糕中间的空间里,并且跟伙伴核对,什么时机该从蛋糕里冒出来。伙伴还叮嘱杀手,蛋糕不要弄坏了,还要带回去给孩子吃。

112分钟 会厅中,致哀结束,波纳帕特示意坐下,然后说起考虑退休的事,说考虑了芝加哥的史巴克。然后他一人分饰两角,严厉地数落了史巴克的手段,又说着他的好话。然后提到情人节事件,太粗心了竟然让两个人证逃走了。

史巴克说放心,今天差点就逮到了,他们死定了。波纳帕特数落竟然让他们逃了两次,但他宽宥了,并且准备了蛋糕给他过生日。史巴克感到奇怪,波纳帕特说提前了几个月庆祝。

113分钟 厨房的人出来关灯,送上蛋糕。众人齐声唱歌,蛋糕推到史巴克的面前,唱到事先约好的句子,杀手从蛋糕里冒出来,机关枪一通扫射。史巴克和手下全都中枪倒在椅子上。

发展(乔和杰瑞的逃跑)

114分钟 乔和杰瑞从桌子底下钻出来逃跑,波纳帕特叫人去追。警长出现了,将厅中的人全都扣留。

乔和杰瑞跑上楼梯,身后追着杀手。他们从楼上坐电梯下来,从电梯出来时他们已经换上女性衣饰,他们想往门口走,那追杀的四个打手又聚过来。不过他们没有认出女装的乔和杰瑞,合计着在火车站、公路、机场都有人把守,他们逃不了的。

115分钟 杰瑞听到他们的话,担忧;杰瑞则说,没人会注意到游艇的,叫他通知奥斯古,说要跟他私奔。杰瑞抗议,但不想死,就去打电话了。乔听到旁边大厅甜甜的歌声,不自主走过去听。

116分钟 乔走下楼梯,看到甜蜜阿苏乐队正在演出,甜甜坐在台上深情演唱哀伤的歌曲。他看得一瞬不瞬,看到甜甜唱得真情流露黯然神伤,他上前亲吻甜甜。此时打手也赶来,发现了乔并不是女人。

乔叫甜甜别唱了,不值得。打手冲上来抓乔,他立即穿过跳舞的厅中人群跑了。甜甜这才意识到约瑟芬就是蚬壳少东。

高潮(乔和杰瑞的逃跑)

118分钟 乔跑回电话旁,杰瑞说奥斯古在码头等着,四个打手追过来,他们立即跑到登记大厅,又折回去跑到交错的走廊里。四个打手分两拨去追,又两手空空地聚到一起,追丢了。

一辆运着尸体的平车被推出来,乔和约瑟芬从平车底下钻出来,跑出酒店。奥斯古在码头等得望眼欲穿。乔和杰瑞终于跑过栈道。奥斯古高兴地笑了,杰瑞介绍说约瑟芬(乔)是来做伴娘的。

乔催着快走,奥斯古说她(杰瑞)真猴急。三人上了摩托艇。

119分钟 甜甜骑着自行车赶来,叫他们等等,跳上了摩托艇。奥斯古觉得奇怪,又一个伴娘?乔就说是花童,催他快开船。

高潮(乔)

乔向甜甜坦白,自己是个骗子,是个男萨克斯手。甜甜说,她说过自己脑子不怎么灵光,抗拒不了。但无论乔如何自贬,甜甜都不改变心意。

高潮(杰瑞)

120分钟 奥斯古则告诉杰瑞,他母亲喜极而泣,希望戴芬妮(杰瑞)穿她的婚礼白纱。杰瑞开始历数自己的问题,不是金发、抽烟、跟萨克斯手同居、不能生孩子。奥斯古全都不在意。杰瑞终于扯下头发道,我是个男人。奥斯古则说,没有人是完美的。well,nobody’s perfect。

工具总结:

  • 一、一梗多用
  • 二、就地取材
  • 三、幽默技巧
  • 四、用细节和物品丰富人物、丰实情节

一、一梗多用:

a、奈莉控诉乔鸽了她的约会,铺垫奈莉是对乔有渴望的。

然后奈莉就给乔推荐了一个女团的工作,意在耍他。但后文乔和杰瑞却真的去做了这份工作,所以,奈莉在这里是牵引下面情节的。

乔从波利克夫那里出来,愁着如何在风雪天到达伊利诺大学,立即利用了奈莉对他的渴望,成功借到了车。铺垫乔和奈莉的关系,和乔利用他们的关系,只隔了两个场景的距离,马上铺垫马上用,特别利索;对乔的渣男塑造也特别紧凑。而去取奈莉的车这一场景,正是下面情节的关键,他们碰见了史巴克。

而且这里铺垫了乔对奈莉是渣的,又反衬后文乔是怎么对待甜甜的。乔在撒谎迷惑甜甜的时候,还将奈莉的名字拿来杜撰。

相当于,铺垫了乔跟奈莉的关系这一个梗,后面多次用它引起新的内容。

b、牙签查理也是一梗多用。片头是他给警长告密的,使得史巴克的葬礼酒馆被警察端了。

然后是史巴克找他算账。查理掌管着车库,乔和杰瑞杰瑞正好来到车库目击了枪杀。

再之后是警长追着查理被杀的案件,到了佛罗里达的酒店里,黑帮正在开聚会。史巴克的手下说,波纳帕特将牙签捡回去镀金了,铺垫。

波纳帕特果真为了给查理报仇,安排人杀了史巴克。

二、就地取材:

用火车飞驰,代表时间的流逝——用所有会规律变换的事物代表影片中时间的流逝。
有时是时钟走动的钟表指针,有时可以是阳光的西斜。而本片中,他们正在火车上,就用火车的飞速转动的车轮表示,根据故事场景就地取材。

三、幽默技巧:

①自我矛盾。

  • 乔教训杰瑞,不该去补牙,不能那么自私,并且历数了债务。然后却提出一个更不理智的事,要去赌狗。
  • 乔一再反对去女团,结果遇到棘手情况,他立即打电话去应征女团。
  • 杰瑞在火车站时一再抗议,打退堂鼓,听到报童说火并,立即又乖乖去女团报到。
  • 乔让甜甜不要白费功夫引诱他了,又提示她灯的开关就在那边。
  • 乔叫劝阻杰瑞跟奥斯古的订婚,叫杰瑞记起自己是个男的,看到他的钻石订婚手链的时候,又反对他取消订婚。
  • 甜甜在火车上时说自己再也不要上萨克斯手的当了,再也不会自尝苦果。结果末尾又一次重蹈覆辙,明知乔是骗她的,还是绝不回头。
  • 乔问甜甜是不是想问他结婚了没有。甜甜说完全不感兴趣。乔说还没结婚。甜甜说,那真是非常有趣。

②情况不同,而表面相同的重复。

  • 乔将乐器丢给杰瑞,杰瑞将乐器丢给奥斯古。奥斯古自我介绍说是费尔汀三世,杰瑞说自己是灰姑娘二世。
  • 奥斯古说自己喜欢脚踝有棱角的女孩,杰瑞说me too。
  • 在刚上火车时,乔说会盯着杰瑞的;到佛罗里达的酒店房间里,杰瑞说会盯着乔的。
  • 乔叫甜甜不要挡着他看游艇升旗,甜甜叫杰瑞不要挡着乔看游艇升旗。(一个是撒谎吹牛,一个是信以为真。)
  • 警长问史巴克的手下,情人节当天在哪,手下说跟史巴克一起听歌剧。应付了警长。酒店里追杀两个目击证人未果,史巴克问手下去干什么了,手下说,我们在跟你一块儿听歌剧。史巴克骂他白痴。

③台词的误读、深意、双关

  • 甜甜(sugar),甜食。
  • 奥斯古说很高兴有新血来到这里,杰瑞说自己是O型血。
  • 奥斯古说自己关注演艺圈,还花了很多钱投资。实际上是七八次跟歌舞女郎结婚。
  • 奥斯古说母亲还以为他在佛罗里达钓鱼呢。杰瑞立即暗示他收竿,不要钓他这条鱼。
  • 甜甜说乔眼熟的时候,乔瞎扯说她可能是在杂志或报纸上见过他。(明明是因为见过他女装的样子。)
  • 乔用“听说”的传闻来暗暗警告杰瑞不要出卖他,否则会勒死他。杰瑞则反击说选室友的确要慎重。
  • 杰瑞建议甜甜“watch my step”小心谨慎。甜甜说如果她“watch my step”注意脚下就不会遇到那个有钱的蚬壳二世。
  • 甜甜转述蚬壳石油二世有游艇的时候,杰瑞在旁边说,不仅有游艇,还有自行车呢。意在嘲讽乔用了自行车,才比他们先回到了酒店。但这话甜甜是听不出来的。
  • “我现在欠牛奶基金会多少钱?”“85万。”“那就凑个整吧。”“我忘了开收据给你。”

……(整部影片里,像这样精巧的台词非常多,还有隔着老远彼此呼应。)

④夸张

  • 道具夸张:乔拿了贝英史托的老花镜,每当他戴上的时候眼睛就放大,如同凸眼金鱼。
  • 人物夸张:

酒店门前一整排的老人,对着女团成员猛瞧,还齐齐脱帽致意。

奥斯古一上来就猛烈追求,挨打了还美滋滋的样子。

杰瑞自我催眠是个女孩,跟奥斯古约会跳舞非常投入。

甜蜜阿苏每次都大叫贝英史托。

史巴克的打手蠢得可爱,长得也有特色。史巴克临死了还在说他的口头禅“big jok”。

⑤信手拈来的巧妙谎言

  • 乔明明比甜甜迟一步到码头,却能装得像是久等的样子。
  • 乔在游艇上,嘴上一直说着拒绝,实际上都在诱导。
  • 乔说起自己女友摔下峡谷的时候,女友的名字是“奈莉”。即代入了工作介绍员奈莉。他说自己给她输血的时候,说的是O型血。他跟杰瑞都是O型血,前面已经多次提到了。
  • 乔说自己给甜甜送了告别礼物,送到她房间了。实际上是将现成的奥斯古送杰瑞的花转送,直接将盒子踢到对门去。

四、用细节和物品丰富人物、丰实情节

  • 大提琴上的弹孔,出现三次,一次是他们逃出车库,一次是在火车上被阿苏盘问,一次是在酒店里被史巴克的手下认出来。一直提示着乔和杰瑞在被人追杀的处境。
  • 史巴克的白色袜子和裤扣。被酒淋湿了,还拿属下的手帕去擦。车库那场,未见其面,先见袜子。乔和杰瑞躲在桌底下,一看袜子就知道是他来了。
  • 史巴克有个口头禅,“big jok”。另外他有洁癖,有种精致劲儿,拿下属的手帕擦袜子,而不是拿自己的手帕。让手下为他系裤扣之前,先问他手是不是干净的。
  • 牙签查理一直叼着牙签。后文说到波纳帕特对他的事的重视,还说了他将这根牙签镀金了。
  • 甜甜刚开始是喝酒的;但是遇到蚬壳少东后就说不喝酒了;少东说要去娶别人了,她就又跑去找酒喝。
  • 老花镜。甜甜的眼镜言论,乔知道了,之后假装蚬壳少东的时候,就戴着贝英史托的老花镜。在游艇上的时候。乔用眼镜编他跟死去女友的谎言。两人亲吻的时候,眼镜上全是雾气。乔查看杰瑞的订婚钻石手链的时候,用的就是老花镜。甜甜跟乔打电话的时候,畅想未来,说要擦他眼镜上的雾气。
  • 被挤干的牙膏被提到三次。第一次出现是甜甜向乔抱怨自己的脑子不灵光。第二次是甜甜说自己的目标是找到一个有游艇有专车,还有他自己的牙膏的人。第三次是乔叫她不要跟着他这个骗子,去找有牙膏的人。
  • 摩托艇其实没有故障,乔开的时候只能推说它是故障的,只能倒着开,他对游艇上的设置也是不懂装懂。奥斯古开摩托艇的时候,则是没问题的。
  • 用欠牛奶基金多少钱来概括表现他们的游艇一晚。
  • 用“歌剧”来指代黑帮活动。史巴克在面对警长盘问情人节的时候,就说是听歌剧了。在酒店参加的也是歌剧同行宴会。
  • 波纳帕特的助听器。波纳帕特曾是个杀手,现在却戴着助听器,史巴克不将他放在眼里,轻视了他。波纳帕特在聚会上的表现则是凶悍和和颜悦色交错的,不时调着助听器,令人印象深刻。后来警长进来的时候,还朝他的助听器喊。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