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业s03e04《热情似火》观影感受

张慧姝

影片《Some like it hot》,当翻译成“热情似火”时,就丢失了原本所含有的多重含义。这里的关键词hot, 可以指激烈追杀,警察追捕黑帮,黑帮追杀两名目击证人;也可以指女子乐队的演奏风格,Some like it hot这句话,正是来自Joe对Sue女子乐队风格的描述,当Joe假扮成贝壳石油公司继承人在沙滩上与Sugar邂逅时,询问Sugar所在乐队的演奏风格,Sugar用了一个字Hot来形容,而Joe进一步补充说明Some like it hot。

不过,最重要的一层含义,那就是罗杰·伊伯特一语道破的,“它只跟性有关,却伪装成一部关于犯罪和贪婪的电影。”在游艇上,Joe假装成性方面有精神障碍的游艇主人,Sugar使出全身解数想要治愈他,后来,Joe承认被治愈时,是这么说的:

Joe:I got a funny sensation in my toes-like somebody was barbecuing them over a slow flame.
Sugar: Let‘s throw another log on the fire.

乐队的演出和黑帮的追捕成了所有事件的推进器。若不是成为目击证人,他们不会选择男扮女装,混入女子乐团出城。在Jerry连连抱怨当女人太难时,火车站台上报童手中的报纸和叫卖声提醒他们,他们所目击的地下车库大屠杀已经成为全城特大新闻,他们正是那两名不知去向,被黑帮和警察所共同追寻的证人。

当以Spats为首的黑帮,以Bonaparte为首的黑帮,以及以Mulligan为首的警力共同出现在女子乐团下榻的酒店时,最激烈的追逐就在酒店展开,多重身份全都被抛去,他们回归到情人节当天地下车库大屠杀的目击证人Joe和Jerry的身份,Joe不再是游艇上的百万富翁Junior,也不是女子乐队的萨克斯手Josephine,Jerry也不再是女子乐队的低音贝斯手Daphne。

他们要逃离这个酒店,他们要甩掉这个真实的身份Joe和Jerry。刚刚摆脱黑帮的追杀,又落入警察手中。在追捕之中,Joe让Jerry给Osgood打电话,Joe听到了Sugar的歌声,如此忧伤,他忍不住要去与她吻别。这一吻,是Joe三重身份的重叠。他穿着Josephine的衣服,让Sugar以为是Josephine向她走来,而在熟悉的吻中,Sugar体会到那是她的心上人Junior,而此刻,警察就在后面,这个男伴女装的人,正是他们要追捕的目击证人Joe。

这一吻,有着超越生死的含义。爱,内在澎湃的真情,高于一切,即使抛弃我所有的身份,即使我已经不知道我是谁,我今后将要成为谁,但是,无论是以何种身份发生的你我之间的爱,是真实的,永恒的,即使是在梦中,即使梦将醒将碎,但梦中的感情是真实的。

木心说人与世界是感觉着的关系。梦中也是感觉着的关系,由此说来,梦也是真实的。

再看一看Jerry和Osgood上演的那场梦吧。他们共舞探戈,玫瑰花在他们中间传递。Jerry背对着镜头,镜头中是他的背影、Osgood的正面、以及他们中间的玫瑰花。此时,玫瑰花是Jerry咬着的,他们共舞的身姿离开镜头越来越远。当他们交换位置,再向镜头舞来时,是Osgood咬住了玫瑰花,用玫瑰花把探戈中的热情显现,虽然他们可能各有打算,但此刻的他们是投入的,也在真实享受着激情。

后来的一幕更为有趣,他们把桌布当斗牛布,在双方身上互围,他们在舞中,也一直交换着性别角色,而最为有意思的是,当镜头切换到台上,我们看到乐队的乐手都被蒙着眼睛。似乎是一种暗示,Osgood在向周围人说出他的观点,不要论断。

再去回想影片最后Osgood的那句话“Nobody’s perfect”。当第一次看到这里,Jerry揪掉他的假发套,宣布他是男人时,诧异的是观众,因为没有看到Osgood诧异的表情。但其实,影片已经给出许多暗示,Osgood就是喜欢像Jerry这样的热情似火的男人,他的想法在当时根本不能得到满足,而男扮女装的Jerry恰巧解决了这一难题。他让乐队的人都蒙上眼睛,就是在对所有想评头论足的旁观者说,这是我们的事情,不需要你们插嘴。再回放一下Osgood和Jerry的对话,

Osgood:“She wants you to have her wedding gown.”

新娘理所当然应该有自己的婚礼服,更何况是百万富翁的新娘。而此处Osgood却说他的母亲希望Jerry穿上她的婚礼服。可以这样推想,Osgood的母亲已经知道了Jerry并非女孩,所以不会有新娘礼服,但她希望Jerry还是装扮成女性出现在婚礼上。

措不及防的是我们,Osgood知道他在做什么,而我们却一直担心他受骗。

影片中有许多许多令人忍俊不止的地方。许多重复出现的词语,是不同场景之间的粘合剂。比如说Type O,剧中多次提到,每次都从主角的口中无意溜出:

1、 在找工作的地方,Joe在那位女士面前圆谎,说不能赴约的原因是陪Jerry看病,为他输血,他们有相同的血型O。

2、 在从地下车库的枪林弹雨中逃出来之后,Jerry惊魂未定,他想确认自己是否受伤,这时Joe说,倘若受伤,此时你身上已经O型血遍身了。

Jerry:You don’t see any blood?

Joe: Not yet. But if those guys catch us, there’ll be blood all over. Type O.

3、 女子乐队抵达佛罗里达,Osgood初遇Jerry时,Osgood说又有这么多新鲜血液到来很高兴,而Jerry自动报上他的血型。

Osgood: It certainly is delightful to have some young blood around here.

Jerry: Personally, I’m Type O.

4、 Joe在游艇上向Sugar解释他性冷淡的原因。那个故事一定是Joe现编的:第一次,他和女友在大峡谷度假,心潮澎湃,准备热吻,女友却突然晕厥,Joe给她输血。

Joe:Yes. Eight hours later they brought her up by mule – I gave her three transfusions – we had the same blood type – Type O – it was too late.

无论何种身份,不变的是血型,是Type O,是热情,又哪来是男还是女这许多困扰。在开往佛罗里达的火车上,Jerry被众多女子包围,感觉自己掉进了蜜缸,Joe告诫他,你需要不断地提醒自己:“I’m a girl”。当Jerry在佛罗里达酒店的床上舞动着沙球,快乐地向Joe宣告他订婚了,Joe又告诫他,你需要不断地提醒自己:“I’m a boy”。相信,剧中有太多让人一想起就傻傻笑出声的镜头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